•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一个在线教育从业者如何看知识付费一个在线教育从业者如何看知识付费

    一文[知识付费,狂喜褪色的一年]使得知识付费经济这个概念再次被关注和唱衰,而随即引发的是对于[碎片化]等概念的质疑,狂喜因为确实焦虑,而互联网也确实带来了碎片化;褪色源于我们没有真正看清[被愉悦和真的学到知识]。

    一个在线教育从业者如何看知识付费一个在线教育从业者如何看知识付费

    所谓知识焦虑经济是指,你对生活现状、职场发展的不满意,因此你开始思考如何丰富自己,于是市场上就有前赴后继的人来满足你的需求,这就是所谓的商业化,而由此就带了大火的知识付费概念。大家对于这个模式最大的槽点便是:付费内容纯粹以碎片化输入方式为主导,无法有效激活大脑中的长时工作记忆,而信息碎片化带来的,则是学习效率的倒退和焦虑之源——因为他毁掉你的主动搜索能力和主动链接的能力,也就是深度思考的能力。

    由此便是知识付费不是“真正在学习”的论断,无效论和不可持续产生效益的声音也就起来了。

    那么到底碎片化是不是知识付费陨落的要原因呢? 我们一直在争论的是碎片化带来的是其背后的体系不健全,而且知识付费意味着单向信息输出的自欺欺人。我认为这个观点对,但是也没那么对,因为其实我们在讨论的依然是表面的形式。

    “碎片化学习还是有存在的价值,但是,在未来的学习场景中,我认为碎片化学习会成为系统化学习的一种有效的补充。”朗播网杜昶旭曾经给过这样的判断,而他给出这个判断的基础是,碎片化的学习在已经系统化的学习规划和目的的基础上,才是有益的补充。

    就本质而言,我们应该看到的是,任何的一个学习行为最终要求的是学习效果,这背后依靠的是认知能力的提升,而不仅仅是信息量的累积。所以我认为单纯讨论[碎片化]这个形式是否毁掉了人深度思考的能力还有待商榷,因为其实是因人而异的,只不过恰巧大部人都是不具备深度思考的认知能力,但又深信碎片化的便利性而已,所谓没有真正看清[被愉悦和真的学到知识]。

    出于如上的思考,其实我在想,怎样才能更好的衡量你[给出的知识]是能更好的帮助他人提高认知力并真正得到效果呢?

    [可结构化]课程标准化VS名师效应化

    名师的效应化更多的是提供了人,是卖大咖,是卖人的影响力和品牌,但是我们发现人往往是最不可衡量和标准化的,教育的逻辑一定是基于教研的的精细化和规范化,诚如三节课一直以来贯彻的“所有的内容都是具备可练习、可回顾、可交付,要具备这三个要素”。就是所谓的,你提供的内容体系是否成体系、是否可适用于更多的用户。

    但是其实这个事情说起来容易确是非常难以到达:课程的体系该如何去规划、课程的颗粒度该如何去切分、什么样的时间设置和互动设置是合适的,都需要反复“打磨”。

    [可输出化]输出倒逼输入

    可视化的输出带来的是成就感的满足,所以你的课程能否给用户带来输出的出口,就是尤为重要的。表层的输出包括学到了多少个单词、练习了几个句子、打卡的次数等等,深层次的输出包括用户真正提了多少分、出了多少份策划案以及得到了多少的反馈。

    不论是知识付费还是在线教育,大家交付的东西是内容,但是不同的是,交付之后,教育是学习效果和学习某种产出物,最终把简单的知识转化成了你的能力。

    后注:此文构思的初衷其实是在思考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的边界问题,然后牵扯出了很多关于碎片化、标准化、输入输出的问题。同样,也是希望自己还是一个能时刻保持思考力的人。

  • 0
  • 0
  • 0
  • 2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捐助

    请在小工具里添加二维码

  • 任务
  • 发布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